IP+光协同所遇到的挑战-网络协议

IP+光协同所遇到的挑战

 

 在企业宽带运营过程中偶尔会遇到IP+光协同这个概念,今天在这里做一个简要的解释,希望大家对此多一点了解。  www.2cto.com  

 

  根据我们的统计预测,IP流量的增长速度为18个月增长3倍,已经超过了摩尔定律的速度,我们称之为“后摩尔时代”。流量的增长主要受视频等宽带业务的驱动。如中国电信的163骨干网,由于流量增长迅速,每年都需要对网络进行扩容。传统的扩容方式主要通过增加网络节点和网络层次来实现,这会带来CAPEX和OPEX的飙升。在收入增长缓慢的情况下,运营商的利润空间将日益降低。

 

  为了获得合理的带宽成本,IP骨干网络架构要向扁平化、全互联演进。从技术发展的趋势来看,IP层和光层在不断地融合,经历了四个发展阶段。第一个阶段是IP over DWDM,第二个阶段是IP over OTN,第三个阶段是IP over OTN/ASON,第四个阶段称之为“IP+光协同”,其主要特征是通过UNI实现IP层和传送层的互通,并进行多层网络的优化,以获得合理的网络建设成本和带宽成本,从而应对后摩尔时代的挑战。

 

  “IP+光协同”对运维提出新挑战

 

  “IP+光协同”可以概括为流量协同、保护协同、运维协同。流量协同也就是多层网络优化,指跨IP和传送层的联合优化,通过物理端口或cOTN/VLAN子接口等方式,将λ或ODUk级别的业务Bypass到相对便宜的传送层传输。保护协同指增强IP和传送网在保护上的配合,提高网络的可靠性。运维协同通过网管,在整个骨干网进行端到端多层网络规划、网络优化、业务发放和监控排障,提高运维效率。同时,运维协同也是实现流量协同和保护协同的有效手段,使GMPLS-UNI接口和PCE实现IP层和光层的更好配合。管理系统的有效协同能最大程度降低运营商的TCO。

 

  从上述三个方面来看,“IP+光协同”对运维提出了一些新的挑战。

 

  挑战一:跨层网络流量和保护规划的困难

 

  统计数据显示,核心路由器有50%以上的流量都是穿通流量。随着流量增长,路由器不断扩容,会产生高昂的扩容成本。我们知道,同等级速率情况下,DWDM/OTN比IP(路由器)便宜。因此,流量优化的基本思路是:大颗粒业务直接通过传送层(DWDM/OTN)进行传送,称作Offload或Bypass;小颗粒业务仍由路由器承载,进行统计复用。Bypass利用较便宜的波分设备,缓解核心路由器的扩容压力,并且减少业务转发的跳数。这样既降低了整网成本,又提高了业务质量。

 

  要实现以Bypass为主的智能网络优化,需要解决跨层网络规划的三个问题。其一是多层次映射问题,由于业务映射层次多,涵盖IP/MPLS、ODUk、WDM,跨层规划要满足各个层次的性能、可靠性要求,并尽量降低对整体带宽的需求。其二是多层保护及路由代价问题,一个光层故障可能导致IP层的多个故障,跨层规划必须保证IP层链路SRLG(Sharing Risk Link Group)分离;因为IP层、光层分别都有业务保护,还需要规避目前网络上存在的大量多层冗余保护。其三是光层流量疏导问题,跨层规划时要考虑通过成本相对较低的光层,对IP层流量进行分流,使骨干网整体成本降低。

 

  挑战二:跨层业务开通和部署效率低  www.2cto.com  

 

  业务开通的大致过程是:新增业务或业务扩容带宽不够时,路由器通过GMPLS-UNI向传输设备发起请求;传送层如果资源足够,则自动建立连接。

 

  这个过程需要解决两个问题。首先,整个网络的管理和业务开通至少涉及传送运维部门、数据运维部门、网络监控部门或网络维护部门,需要构建统一的管理系统,实现各部门间高效配合,减少人为失误,保证信息的准确传递和同步。其次,IP网络配置复杂,“IP+光协同”使复杂度进一步提升,需要有效提升配置和管理效率。

 

  挑战三:根源告警淹没在大量衍生告警中,难以快速排障

 

  根据欧洲某大型运营商实际网络运维统计数据,传输层的故障会导致路由器层产生约10倍的告警,面对这些海量的告警,运营商对网络故障的定位几乎无从下手。但在通常情况下,海量的告警信息中只有部分是根源告警。所以这里需要解决的问题,是如何通过统一的告警数据库,以及自动的告警关联分析,屏蔽次要、低级告警,快速定位网络故障,提升运维效率。

Leave A Comment